文章歡迎轉貼,如有引用請載明出處。
感謝大家支持,九月九新聞及照片上架,也歡迎大家至留言板給予鼓勵與指教!

內政部放寬外籍配偶生活保障證明

 2008-07-15╱台灣時報18綜合陳財官

 

〔記者陳財官台北報導〕內政部對於外籍配偶申請歸化國籍,應具備「有相當之財產或專業技能,足以自立,或生活保障無虞」之要件,於六月三十日與部分婦女、移民人權團體交換意見,同意不廢除前揭要件,而朝修正國籍法施行細則第七條,放寬生活保障證明採認種類方向處理,經昨天邀集相關機關及民間團體召開會議,決議修正「國籍法施行細則部分條文」,修正及增列生活保障證明之採認種類。

 

  此次國籍法施行細則修正,主要係為更符合外籍配偶家庭實際生活狀況,重點包括:

 

  一、考量部分外籍配偶並未外出工作,而係在家照護臥病在床之公婆或年幼之子女,全家只有一份收入,故將最近一年於國內平均每月收入逾勞工委員會公告基本工資二倍,修正為逾一點一倍。

 

  二、有部分嫁娶外籍配偶之國人,係以載運貨物或駕駛計程車為業,其謀生工具如貨車、計程車應得視為其所有之動產,折舊後價值估計約為新台幣十二萬元,故將國內動產估價總值,逾勞工委員會公告基本工資二十四倍,修正為達新台幣十二萬元。

 

  三、因原規定不動產估價總值逾勞工委員會公告基本工資二十四倍,其金額約為新台幣四十二萬元,在國內似無法購得一棟房子,以此作為生活保障證明似不符實際情形,故將國內不動產估價總值,逾勞工委員會公告基本工資二十四倍,修正為達新台幣八十萬元。

 

  四、考量部分外籍配偶無法提出前揭各項證明,惟其生活確實保障無虞,故增訂採認「從事外籍配偶輔導、服務或相關業務之立案人民團體、社團法人或財團法人所開立之證明」,由實地瞭解其生活情形之團體或法人為其出具證明。

 

  另有鑑於外籍配偶為提憑「金融機構存款證明」,多數係向仲介業者借貸,故該證明徒具形式意義,且讓少數不肖仲介業者得以從中牟取暴利,故為避免前揭規定續為不肖仲介業者牟利之工具,亦決議將「最近一年於國內金融機構儲蓄存款,逾勞工委員會公告基本工資二十四倍者」之規定刪除。

 

  內政部部長廖了以表示,外籍配偶包括外國人、無國籍人及大陸地區人民,前二者係依國籍法申請歸化,再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申請居留及定居,後者則無須申請歸化,而係依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申請居留及定居;上揭三種人士申請歸化、永久居留或定居須提出生活保障證明之規定分別涉及國籍法施行細則、入出國及移民法施行細則、大陸地區人民在台灣地區依親居留長期居留或定居許可辦法,故內政部將依前揭決議儘速依法制作業程序進行上開法規之修正,使外籍配偶更利於申請歸化、永久居留或定居。

 

創作者介紹

「沒錢沒身份」行動聯盟

nomoneyno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啊偉
  • 審法》竟輕判6年「犧牲司法正義」
    更新日期:2011/06/25 06:30 蘋果日報


    【賴心瑩、楊勝裕╱連線報導】新竹黃姓夫婦11年前無故凌虐自家印尼籍女傭,要她跪著說話、吃過量食物,並逼她吞下嘔吐物或喝馬桶水,還多次聯手性侵印傭,更逼看兩人做愛,歷審兩人均遭判7年以上重罪,還一度判10年、8年半,但台灣高等法院前天更4審宣判,援引剛上路的《速審法》,依強制性交罪酌減判兩人6年、3年10月徒刑。全案仍可上訴。


    合議庭認為,根據《刑事妥速審判法》第7條規定,該案從1審法院審理至今,已超過8年遲未定讞,已損害被告訴訟等權益為由,因此同意讓黃姓夫婦援引該法酌減刑度。至於兩人長期毆打印傭成傷,以及強逼印傭喝馬桶水、跪著說話與睡陽台等惡行,已在更1審時被依傷害、強制罪,各判兩個3月徒刑定讞。黃姓夫婦昨不在家,無法得知其看法。而被虐印傭,案發後已回印尼未來台作證。


    清白不會求援引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批說:「《速審法》立法目的,原是為解決法官怠惰、訴訟程序拖延,現在卻變成直接從判決結果下手減少案件,這根本是犧牲當事人司法正義,來解決法官積案問題,真正受冤枉、力求清白的被告,根本不會要求用《速審法》。」


    吃到吐喝馬桶水


    這起夫婦聯手凌虐、性侵印傭的誇張案件發生在2000年間,家住新竹的黃姓男子(48歲)與妻子(47歲)透過仲介聘請印尼籍女傭整理家務,雙方談妥月薪1萬5840元,扣除仲介費、健保費以及匯回印尼費用後,印傭每月約可領5600元現金。但不久後,黃妻動輒對印傭拳打腳踢,還扣她薪水,導致印傭曾領過僅二塊錢的月薪。


    黃家原安排印傭在小孩房打地舖,後來卻以印傭不洗澡、不愛乾淨為由,讓她睡在不到一坪大的廚房或陽台,還要求她必須跪著和僱主說話、吃飯,強迫她每天吃過量食物,若吃到吐出來就要把嘔吐物吞回去,或懲罰她喝馬桶水。


    妻強脫衣逼就範


    2001年6月,黃趁印傭獨自在廚房睡覺時性侵她得逞,隨後每隔2、3天就性侵她1次,黃妻得知後,竟把印傭叫進房內強行脫掉其衣服協助丈夫性侵,還恐嚇說:「妳不聽話,就不幫妳寄錢回印尼,讓妳生病的母親死掉。」事後兩人還要求印傭留在房內,觀看兩人做愛過程。直到2001年底印傭因長期被虐生病,經醫師察覺才揭發這起虐傭案。


    法院審理期間,黃姓夫婦始終否認性侵、施虐,辯稱是印傭愛說謊、懶惰且不愛乾淨,才會要求她睡廚房或陽台,豈料卻被印傭報復指控性侵。但法官根據印傭驗傷報告等證據,認定黃姓夫婦確有聯手性侵等惡行,惟兩人要求援引《速審法》減刑,合議庭審酌後改判兩人各6年、3年10月徒刑,黃還須接受強制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