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行動證明自己不是種族歧視
廖元豪(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政治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

刊登於2008.02.29聯合報
轉貼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aobruce/3/1303990355/20080228221408/


      在第一場總統辯論的公民提問中,我就一直納悶:為什麼沒有人針對這些年來,政客們挑撥族群仇恨,歧視弱勢族群的現象提出質疑,並請候選人承諾消弭這種惡劣現象?

      恰好在二月二十六日的一場記者會,南洋台灣姊妹會的武玉貞女士,一方面請教謝先生有關「財力證明」是否廢除之事;同時也質疑日前謝長廷所云「娶大陸妹的男人是豬哥」的說法。武女士來自越南,但卻感同身受地為同是新移民的大陸姊妹說話。這正是新移民攜手合作,打破政客分化策略的勇敢表現,值得鼓掌。

      孰料謝長廷不但沒有自我檢討,反而大喊冤枉,並把責任通統推到媒體。而他在記者會上強烈的防衛態度與反控,還可能讓提問的武女士更加尷尬。更糟糕的是,現場部分媒體竟然也反過來懷疑是否武女士沒有聽清楚。即使武女士再三強調自己聽得懂,他們似乎還是透露出對新移民姊妹中文能力的懷疑。歧視的受害者受到譴責與質疑,加害者反而以受害者自居,這是什麼道理?

      事實上,根據媒體報導,謝長廷一月九日「中國大陸妹進來,咱的尪就被搶了了」,以及二月二十二日「(大陸)女的來我們沒老公,不是開玩笑喔!」「你不要豬哥說這樣比較便宜喔!」等話語,的確充滿了歧視與貶抑意味。他不以為這叫歧視,但這種輕忽、不在乎的態度,本身就是台灣族群問題的來源之一。如果媒體真的扭曲、錯誤,為什麼謝長廷這麼多天都沒有澄清或要求更正呢?

      檢視謝所說的話,光是「大陸妹」這個帶有貶意的用詞,恐怕就難免「歧視」的指控。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新移民姊妹,早已私下或公開表示這個稱呼是種羞辱。對人該如何稱呼,本來就要問「被稱呼者」的意見。當來自大陸的新移民女性,受不了這個詞語,難道我們還硬要說下去而不以為意嗎?

      其次,作為國家領導者,本來對族群關係就要有起碼的文化敏感度。謝長廷的「搶老公」論,也許只反映了他一貫自以為俏皮的風格,但同時貶抑了大陸新移民(來搶男人)、台灣男性(豬哥),以及台灣女性(條件不如大陸人)。別說這只是別人「太過敏感」,弱勢族群對文字用語特別敏感,是天經地義的。而任何有一點多元文化概念的社會,必然謹慎使用涉及群體地位的用語,以避免族群壓迫與衝突。歐美的政客或媒體人,只要講出一句白目言語,被認為有一絲種族歧視意味,往往得付出嚴重代價。謝長廷雖然解釋他批評的是買春的人,但他難道不曉得許多新移民姊妹在社會上都被污名化成「假結婚真賣淫」嗎?他抱怨被誤解,但既然講出「容易被誤解的話」,就要負起責任。

      謝長廷要證明自己沒有歧視,其實不用防衛與反控,可以從公開表示再也不用「大陸妹」或「外籍新娘」等不當語詞開始。其次,他不僅該為用語不妥造成誤解而致歉,更應該承諾致力消弭所有的排外行為與言論。更基本的,就是適切回應新移民團體早就向他提出(但卻一直沒有回應)的「廢除財力證明」訴求,讓跨國婚姻伴侶不再受到階級歧視。這才是向新移民交心的第一步。宣稱要推動族群和諧的謝長廷先生,闔興乎來?
創作者介紹

「沒錢沒身份」行動聯盟

nomoneyno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